设为主页  |   加入收藏夹 短信报价 帮助中心 会员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铁矿网> 行业资讯 >矿山动态 >山西:临汾浮山已经“停产的铁矿”私自复产了?

山西:临汾浮山已经“停产的铁矿”私自复产了?

发布日期:2017-12-25 来源:山西经济日报 作者: 浏览次数:2266

日前,本报记者接到群众举报,称早先因环保要求和经济原因等停产的浮山最大的铁矿——太钢集团临汾钢铁有限公司二峰山铁矿,偷偷复产了!不仅如此,浮山很多民营铁矿都在生产。

据举报群众说,这些生产的铁矿,现场有挖机作业,尘土飞扬,无任何环保措施。拉矿石的货车也并未按规定采取遮盖、洒水等防范扬尘的措施。

接到举报后,记者驱车来到临钢二峰山铁矿附近,进行了实地探访。

12月19日,有群众举报称,东张乡临汾钢铁有限公司二峰山铁矿某坑口未经许可私自复产,现场有挖机作业,并且有拉矿车出入。

20日下午,记者赶赴现场进行调查。

记者到达临钢铁二峰山铁矿坑口附近时,发现这里有拉矿的货车不时经过。记者下车查看,有一辆小轿车从旁边路过,司机放慢车速,打开车窗警觉地看着记者。

站在临钢二峰山铁矿坑口上,可以看到下方矿坑有一些挖机在作业,现场无任何环保措施,挖机带起很多尘土,往来的货车也没有按规定采取洒水、遮盖等措施,驾驶作业车辆的司机也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正在生产的铁矿,是否为举报人所称的临钢二峰山铁矿呢?

记者随后下到坑底,发现正在开采作业的是浮山县延义矿业有限公司的矿坑。就在今年9月,该矿因违反了《建设项目环境保护管理条例》相关规定,浮山县环保局刚刚对该矿下达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而从此刻外面的生产情景来看,处罚未必起到了很好的警示效果。

那么,举报人所称的临钢二峰山铁矿是否在生产?记者带着问题来到浮山县安监局。 

在浮山县安监局,该局一名工作人员看到记者,表现出十分警觉的样子,把记者带到了办公室。

记者问及浮山县铁矿目前的生产经营状况,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说,该县铁矿一直处于停产状态。记者又问及临钢二峰山铁矿是否复产,该工作人员表示,他只是办公室人员,不管业务,并不知情,需要请示分管领导。

记者要求见分管领导,该名工作人员又表示,分管领导下乡扶贫未归,且记者到访时已经是下午五点三十五分,“领导下班了”。记者质疑不到六点就下班这一说法,该工作人员又改口说,是扶贫太晚,回不来。

在记者要求下,该名工作人员拨通了安监局党组成员李杰的电话。

安监局李杰在电话中指示该名工作人员留下记者的联系方式及所有文字材料,至于临钢二峰山铁矿是否存在偷偷复产情况,或者是有文件允许复产,待他们核实后再给记者答复。

记者又提出查看该县安监局允许部分铁矿复产的通知,该名工作人员表示,“管文件的也扶贫去了,这会儿也下班了。”记者再一次提出还不到六点,于是该工作人员表示要去给记者找一下。

等待约十分钟后,该名工作人员归来,答复说管文件的人不在,拿不到。只能请记者第二天来。记者进一步提出,安监局这里是否应该掌握这些铁矿停产复产的情况,该工作人员答复称,应该掌握,但是看不到文件,具体也不清楚。并称,如果文件规定停产,那么这种偷采行为就是违法的,这一块工作建议记者联系县国土资源局。

记者从浮山县安监局出来后,拨通了浮山县国土局局长王晓东的电话,问及浮山的铁矿是否都停产了,王局长坚定答复称:都停了!

记者又问,二峰山铁矿是否在生产,王局长问记者是否指临钢二峰山铁矿?得到肯定答复后,王局长称不应该是复产状态,所有铁矿都停了。

当晚,记者从浮山县离开时,经过张家坡一处矿坑,发现有不少货车在一处矿坑门口等待。矿厂里面挖机轰鸣声不断,货车、皮卡车、工作人员频繁出入,热闹非凡。

12月21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浮山县,就临钢二峰山铁矿是否存在私自复产一事进行调查。

根据举报人提供的线索,记者先来到了该县东张乡木瓜沟村。

在该村内一处选矿厂,记者看到,门前停着不少等待拉矿的货车,司机三三两两聚集在一起聊天。记者上前询问该选矿厂是什么名字,一位司机反问记者干嘛,记者以要买矿为由进一步询问,该名司机答复称,选矿厂是个人的,买矿要到矿上去,这里不卖。随即给记者指明了到矿区的路。

按照该名司机指的路,记者来到距选矿厂约2公里处的一处矿坑。记者向附近小卖部老板了解得知,此处矿坑所属企业为浮山县科海铁矿,目前这在正常生产。就在今年8月,该矿刚因涉嫌瞒报死人事故而被安监局调查。调查结果尚未出炉,该矿已经恢复了正常生产。

记者询问买矿该找哪儿,老板警觉地看着记者,沉默了几秒钟回答,买矿要找离这儿几公里的科海自营选矿厂,现在矿区不卖铁矿,都是拉到选矿厂加工成矿粉出售,他还压低声音说,“现在这个形势,你买不下矿”。

在科海的采矿区外记者看到,这里不时有满载矿石的货车开出来,有趣的事,这些货车大多看不清车牌照,或者干脆没有车牌。

记者尾随其中一辆货车,又来到了20日晚上经过的张家坡那处矿坑。记者发现,前天晚上还热闹非凡的矿坑,白天居然悄无人烟。除了停着六、七辆大货车和几台挖机外,矿区内根本看不到人。

记者在矿区内等了约五分钟,从一辆货车上下来一位司机,朝记者的车张望。记者上前询问这里是哪儿的矿,是否在生产,司机停顿了几秒钟后回答,这是个人的矿,没有生产。记者又问,哪儿能买到矿石?司机也回答,矿石不卖了,现在都卖矿粉。

记者离开时,看到这处矿区门前的房子上有“临汾宝腾建设工地项目部”字样,通过工商局网站查询,发现系统里并没有登记“临汾宝腾”这样一家公司。

从该矿区离开,记者再一次来到浮山县安监局,局长仍然不在,据称“上山检查了”,一位吕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

就记者前一日提出的查看临钢二峰山铁矿停产手续的事宜,该工作人员向记者出示了一份该县安监局于2015年出具的同意临钢二峰山铁矿停产的文件和相关批文,记者提出要拍照,该名工作人员拒绝了记者,并称“如需相关资料,可以找县新闻中心要”。

问及科海、延义等铁矿目前生产经营铁矿情况,以及查询安全生产许可证,该名工作人员表示,这些都有文件,但不能直接提供给记者。并称科海矿业已于2015年被整合到宏龙矿业旗下,现在该矿已由生产矿改为了基建矿。记者追问按规定基建矿是否不应该出售矿石产品,吕姓工作人员称,“怎么不卖呢?要卖,不然巷道里挖出来那么多矿咋办?总不能扔了吧?”

然而,记者此前从省国土厅了解到,所谓基建矿,手续均未齐备,按照规定并不能进行生产。显然,科海进行生产、销售矿石这一行为违反了相关规定。此外,从工商局网站上查询了科海铁矿的信息,系统显示,科海公司已经注销,宏龙公司则于2015年7月完成了股权变更,但相关数据显示,变更前后,宏龙公司的股东均为王凯和卫红强,从手续上看似乎并非“整合”。

记者再问及今年涉嫌瞒报事故的浮山科海铁矿的处理结果是否出台,该工作人员称对此事并不知情,但是如果有的话,应该有处理结果,可以帮记者查询,但仍不能直接将结果提供给记者。

记者最后再次提出要求联系安监局长,该名工作人员表示,局长不在,不能电话联系,要联系只能通过县新闻中心。

21日中午,记者离开浮山县安监局,看到该局楼道里悬挂的“安全隐患风险大排查大整治对账销号表”上,登记的内容还为今年6月的信息。记者问及公示牌上为何还是旧信息,该局办公室人员显得有些尴尬。而按照国家安监总局下半年安全生产大检查的要求,目前正值收尾关键期,公示牌怎能做做样子就算了?

截至记者发稿前,浮山县安监局和新闻中心并未向记者提供任何相关资料。

针对该县是否存在铁矿私自复产行为,正在生产的铁矿是否有违规行为,该县安监部门是否存在监管不力等问题,记者还将进一步调查。

记者追问——

一、领导不在,一问三不知,安监局干啥吃的?

记者此前采访时从浮山县政府及县新闻中心获悉,按照该县环保、安全生产等方面的要求,浮山县铁矿一直处于停产状态,这一消息也得到了该县国土局长证实,却为何得不到该县安监局负责人的确认?浮山二峰山铁矿到底停没停产?为何需要“进一步核实”才能确认?难道安监部门负责人对自己日常工作还要“核实”?

此外,作为基建矿,私自销售矿石,安监部门竟然称“不卖难道扔了”,作为监管部门,说出这番话实属可笑。

至于此前该县发生的瞒报矿难事故的事件,时隔几个月,仍然没有对外公布调查处理结果。

日常工作不了解,违规行为不监管,事故处理不到位,安监部门到底干啥吃的?

二、扶贫大于一切?

记者在安监局采访,该局办公室工作人员反复提及“领导扶贫去了,不在。”并且还不到下班时间,领导就“因扶贫提前下班了”。该工作人员还称“扶贫,你也知道的”。当前脱贫攻坚无疑是重点工作,但因扶贫工作耽误本单位日常工作,是否本末倒置?很难说不是。

三、工作推来推去,谁在“打太极”?

20日赶赴安监局采访前,记者到县新闻中心进行备案,并请新闻中心配合采访,但被该单位负责人以“不方便出面”为由拒绝。

21日在县安监局,记者提出查看相关资料,并且要求安监部门派员陪同去举报人指明的几处矿区查看,但被工作人员以“资料不方便直接提供给记者,陪同采访需要找县新闻中心”为由再一次拒绝。

21日中午,记者再次联系该县新闻中心,请其帮忙协调安排查询相关资料事宜,但再次被该县新闻中心主任以“不方便提供,这件事由安监局负责,与新闻中心没关系”为由推脱。

正常采访到底该找哪个部门?究竟谁来负责提供这份资料?安监局和新闻中心到底谁在“打太极”? 恐怕推脱的背后还有其他的原因。


微信扫描关注,铁矿网!
最新矿山动态查看更多
市场快报查看更多
市场分析